彩票图片

  • <tr id='ipSKNV'><strong id='ipSKNV'></strong><small id='ipSKNV'></small><button id='ipSKNV'></button><li id='ipSKNV'><noscript id='ipSKNV'><big id='ipSKNV'></big><dt id='ipSKNV'></dt></noscript></li></tr><ol id='ipSKNV'><option id='ipSKNV'><table id='ipSKNV'><blockquote id='ipSKNV'><tbody id='ipSKN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pSKNV'></u><kbd id='ipSKNV'><kbd id='ipSKNV'></kbd></kbd>

    <code id='ipSKNV'><strong id='ipSKNV'></strong></code>

    <fieldset id='ipSKNV'></fieldset>
          <span id='ipSKNV'></span>

              <ins id='ipSKNV'></ins>
              <acronym id='ipSKNV'><em id='ipSKNV'></em><td id='ipSKNV'><div id='ipSKNV'></div></td></acronym><address id='ipSKNV'><big id='ipSKNV'><big id='ipSKNV'></big><legend id='ipSKNV'></legend></big></address>

              <i id='ipSKNV'><div id='ipSKNV'><ins id='ipSKNV'></ins></div></i>
              <i id='ipSKNV'></i>
            1. <dl id='ipSKNV'></dl>
              1. <blockquote id='ipSKNV'><q id='ipSKNV'><noscript id='ipSKNV'></noscript><dt id='ipSKN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pSKNV'><i id='ipSKNV'></i>
                簡體 | 繁體 | English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頻道  >  權威解讀 > 正文
                 
                南京審計大學晏維龍、莊尚文:“精準幹預”:宏觀調控的新方式——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的學習心得
                 
                【時間:2016年03月09日】 【來源:南京審計大學】字號: 【大】 【中】 【小】

                2016年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為應對持續加大的經濟下行壓力,我們在區間調控基礎上,實施定向調控和相機調控。積極的財政政策註重加力增效……穩健的貨幣政策註重松緊適度,多次降息降準,改革存貸比管理,創新貨幣政策工具,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上述政策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政府宏觀調控方式的轉變,即由“一般幹預”逐步轉向“精準幹預”,不斷適應宏觀經濟實踐的需要。

                一、“一般幹預”的總量調控容易導致矯枉過正

                所謂“一般幹預”是指采用具有貨幣性、短期性和總量性調控特征的凱恩斯主義一般政策,對經濟增長、就業率、物價總水平、進出口總量等總量指標進行幹預。凱恩斯主義屬於大規模國家幹預理論,依托市場經濟基礎對宏觀經濟總量進行調控,以成熟的市場環境為隱含假設條件,即要素自由流動、競爭相對充分,資源流向邊際收益最高的地方等。即使如此,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宏觀調控實踐中仍然存在著政府過度幹預的情況,從而壓制了社會經濟的活力,妨礙了市場經濟的有效運行,影響了經濟的長期發展。

                在我國宏觀調控實踐中,采取“一般幹預”的調控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應對經濟面臨的負面沖擊和下行壓力。但是,在特殊的體制與經濟結構下,“一般幹預”的調控方式也會帶來相應的“政策後遺癥”。例如,我國的貨幣政策傳導高度依賴商業銀行信貸與國有經濟渠道,貨幣政策過於寬松、實施方式相對粗放,容易強化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投資的軟預算約束,從而加劇我國經濟發展中的產能過剩與債務風險等問題。

                因此,2015年以來,面對宏觀經濟下行以及經濟中普遍存在的結構性矛盾,政府在貨幣政策方面,“實施定向降準,擴大信貸資產質押和央行內部評級試點,發揮差別準備金動態調整機制的逆周期調節和結構導向作用”(央行《2015年四季度貨幣政策報告》)。在財政政策方面,則采取結構性減稅,加大對新興產業發展的財政補貼,設立專項基金等政策方式引導市場經濟主體的投資行為,不斷調整和優化經濟增長過程中的結構問題。總體上看,宏觀調控方式開始轉向“精準幹預”,力求避免“一般幹預”的矯枉過正所帶來的經濟波動,促進經濟的結構優化和長期均衡發展。

                二、“精準幹預”的調控方式利於經濟轉型升級

                調控方式的選擇與轉向是由社會經濟中主要矛盾的動態變化決定的。從我國的發展歷程看,宏觀調控方式曾從“全面幹預”轉向“一般幹預”,再由“一般幹預”逐步轉向現在的“精準幹預”。新中國成立以後的一個較長時期,特殊的國情促使我國政府采取“全面幹預”的宏觀調控方式對經濟進行管理,最終建立了較為完備的重工業體系,為後續經濟發展奠定了基礎。然而,從實踐來看,“全面幹預”也導致了微觀經濟缺乏活力,經濟增長缺乏內生動力,不再適應經濟發展的客觀需要。

                1978年以來,我國開啟了漸進式的增量改革方式,重視市場的調節作用,社會生產力快速發展。1992年後逐步確立了構建與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註重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全面幹預”政策也隨之轉向適應經濟實踐需要的“一般幹預”調控方式,但在我國漸進式改革過程中,由於產品市場與要素市場改革的不均衡、競爭性行業與行政性壟斷行業的不均衡,“一般幹預”的宏觀調控面臨著不完善的市場化條件,“一般幹預”方式在穩定宏觀整體方面作用明顯,但是卻無法解決甚至加劇了經濟結構的不均衡。

                在當前“三期疊加”的經濟新常態下,政府在適當擴大總需求的基礎上推進各項“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包括發展現代化農業、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治理環境汙染、培育戰略新興產業、消化過剩產能等等政策措施被提出,新形勢下的宏觀調控需要兼顧“保增長”、“調結構”與“促轉型”等多重目標,自然地, “一般幹預”的宏觀調控方式已不再適應實踐需要,因此,“精準幹預”的調控方式成為適應新常態下經濟轉型升級的必然選擇。

                所謂“精準幹預”是指政府通過精準的幹預手法縮小幹預範圍、減少幹預成本,最大限度地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與主導性作用,兼顧和實現宏觀調控多重目標。因此,“精準幹預”也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內在要求。具體來看,“精準幹預”的手法主要包括相機、定向、協同、自清等四個方面:相機主要是從時間層面把握政策出臺與實施的精準時機;定向主要是從空間層面確定政策引導與作用的精準方向;協同主要是從效果層面形成不同政策手段的精準搭配;自清主要是從調整層面上做到政策負面效應的精準清退。例如,當經濟快速下滑以及系統性經濟危機發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時,就需要果斷地采取“穩增長”的短期政策措施;而當經濟環境相對穩定時則需要快速調整短期化政策,著眼於出臺“調結構”的政策,不斷克服市場配置資源面臨的結構性約束,形成經濟長期增長的內生動力。

                三、“精準幹預”的有效實施需要審計監督保障

                “精準幹預”的有效實施涉及到政策制定、實施、執行、反饋與調整等多各環節。我國具有明顯的大國經濟特征,在宏觀調控政策的傳導與作用過程中難以回避或消除諸如交易成本與有限理性等影響政策效果的各類經濟與非經濟的因素,即使反復論證過的政策也可能出現效果不佳的情況。例如,定向寬松的貨幣政策,本應發揮結構調整作用,支持中小企業和農業現代化建設等,但是商業銀行作為相對獨立的經營主體,其信貸投向受到風險與收益權衡、內部績效考核等因素影響,容易發生偏離政策目標的行為。財政政策的區域轉移支付本應用於調節地區經濟不平衡問題,但是地方政府剩余控制權的濫用可能導致轉移支付無法發揮真正作用。

                劉家義審計長指出“國家審計是國家治理的基石與重要保障”這一科學定位,把國家審計的作用範圍擴展到經濟社會運行等領域。宏觀調控屬於國家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國家審計對於“精準幹預”的有效實施具有重要的監督保障作用。在我國實踐中,一般采用政策執行情況跟蹤審計,持續跟蹤宏觀政策的執行情況,發現政策執行中存在的問題和缺陷,並促進問題整改,保障各項宏觀政策措施落到實處。從實際操作上看,政策跟蹤審計一般是在政策出臺之後采取了事後監督的審計方式,沒有前置到政策制定與實施前的預評估環節,可能會出現審計方案不夠全面,審計流程進度較慢以及審計結果反饋的及時性不夠等問題,進而導致政策調整錯過最佳窗口期,不再適應“精準幹預”的宏觀調控要求。因此,政策跟蹤審計需要轉向全周期政策審計。

                全周期政策審計對宏觀政策制定、實施、執行、評估、反饋與調整等環節進行全面治理,強化對政策實施時機、政策引導方向、政策手段搭配和政策負面清理的全面審視,為“精準幹預”的有效實施提供監督保障。國家審計部門需要參與宏觀調控政策制定過程,深入了解政策執行環節、執行主體、政策目標,預備精細化、全面化、可操作的審計方案,與宏觀調控政策同步出臺。在實施全周期政策審計時,需要註重定量與定性相結合,通過審計信息化手段對結構化與非結構化數據進行分析,全面評估政策執行效果,並及時反饋至政策制定部門,為政策的調整提供充足依據。(晏維龍、莊尚文

                【關閉】    【打印】
                 
                版權信息
                主辦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558彩票辦公廳  技術支持:558彩票計算機技術中心 網站電話: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金中都南街17號(郵編:100073) 備案編號:京ICP備19011981號  建議使用分辨率:1024×768